夜雨鸢

【冬盾冬】The answers(死后走马灯)

B站av3704496和冷闪tag里幽灵菊太太的文给了我灵感_(:з」∠)_感觉写的挺糟的,我想表达的是Steve的人生里一直有Bucky的身影,不过好像并没有表达出来TvT文笔太糟糕了,不过码了还是发出来,看到的小伙伴轻拍ಥ_ಥ


——正文——
【几点了】
黑暗的视野转亮,眼前闪过了各种型号的钟表,滴滴答答的声音在耳畔回响。
Steve眨了眨眼睛,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白色。
【难道……】
【我能知道,是怎么发生的吗?】
冰冷的手铐,激动的群众,不知从哪里射来的子弹击倒了他但并不致命,有人上前,紧接着自己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【好吧,所以这就是结局了?】
眼前的白色起了变化,他看到了刚出生的自己躺在摇篮里,母亲坐在旁边,轻声哼唱着他儿时最为熟悉的曲调。
Steve看着眼前的白色上放映着自己的过去,耸了耸肩【所以我现在可以查看我的人生了?】

【Ok,是谁偷了我的画?我是指我第一次用吧唧当模特的那幅。】

夕阳把海岸染成了红色,少年时期瘦弱的Steve躺在细沙上打盹,身旁Bucky翻看着他的画册,看到那幅画时冲着熟睡的挚友做了个鬼脸,小心翼翼的撕下了纸页折好塞进了口袋里。

Steve忍俊不禁【我就知道是这家伙,居然骗我说海风太大被吹走了。】

【我被堵在巷子里多少次?】
——384次——
【比我想象的少点,】Steve耸耸肩,【不过Bucky每次都能恰好出现真是奇迹。】

【我病过多少次?哦,受伤不算。】
——205次——
【当然,都集中在我注射血清之前。】Steve自嘲的翻了个白眼,【天知道Bucky怎么会愿意每次都照顾我。】

【我最快乐的时光?】
科尼岛上,从云霄飞车上下来的Steve弯着腰在路边干呕,Bucky举着两个甜筒从远处跑了过来,一边拍着Steve的后背一边把甜筒递过去。
【哦,这的确是……】Steve勾起嘴角,笑弯了眉眼。

【我最勇敢的一次?】
周遭火光四起,爆炸引发的热浪冲击着他的脸颊。他后退,助跑,穿过火团跳到了Bucky身边。
【没办法啊,谁让那家伙说什么你不走我也不走。】Steve无奈的微笑。

【我喝了最多酒的一次?虽然我知道自己不会醉。】
废墟中,他坐在那里,握着酒瓶,眼睛红肿。
那是火车上那一战刚刚结束的时候。
【说起来让佩吉看到我哭了还真是不太好意思。】Steve捂脸,【佩吉是个好姑娘。】

【我最伤心的一次?】
风雪凛冽,Bucky从疾驰的火车上坠落……
【不不不跳过这一段。】

【Tony说过我多少坏话?】
——45869句——
【哦,这可超出了我的想象,如果还有机会的话一定得跟霍华德念念他。】

【Natasha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打消给我介绍女朋友的念头的?】
他们在Fury诈死的墓前,他接过Natasha手里有关冬日战士的资料。
【好吧,我没想到她这么敏锐。】虽然知道完全没有必要,Steve还是感到了尴尬。

【Bucky是什么时候想起我的?】
昏暗的基地中,Bucky坐在冰冷的机器上抿着嘴跟Piers说可是我认识他,然后被洗脑。
Steve捏紧拳头,闭了闭眼,感觉自己的胃绞到了一起。

【我想知道,Bucky现在过得怎样。】
纽约街头,依旧是冬日战士装束的Bucky手中握着Steve最为熟悉的盾牌与不知道哪里来的外星物种战斗着。
Steve叹了口气,他有些厌倦这种窥探自己人生的游戏了。
突然画面切换,Bucky一袭黑衣,在一座墓前放下了手中的花束,眼中带着深深的疲惫。
Steve伸出手触碰Bucky眼睛的位置,入手却是一片虚无。他想抹去他眼中的疲惫,他怀念他的Bucky从前笑的神采奕奕的样子,他怀念Bucky用这双眼睛望着自己的样子。
【停下吧,我是说,我想看看他笑的样子。】
画面切换到很多年前,他们在小酒馆中,Bucky说要看着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。他们相视而笑。
【真的结束了吗。】


【end】






——【he分割线】——
眼前白雾散去,连同漆黑视野回来的还有腹部依旧尖锐的疼痛。
Steve睁开眼睛,有些艰难的环顾四周,最终将视线落在坐在一旁的男人身上。
Steve对Bucky微笑。
【并没有结束。】


【真·end】

评论(2)

热度(17)